血染的公文包

渡江胜利纪念馆珍藏着一件深棕色的皮质公文包,他的主人名叫张兴儒,是当年人民第35军一名副营长。透过橱窗,公文包上面浸染的斑斑血迹依然清晰可见,这是73年前的硝烟战火,在它身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记。

南京江北有相邻的江浦、浦镇、浦口,合称“三浦”。渡江战役打响时,这是长江北岸唯一一个仍在手中的地区。成功攻占三浦,就突破了解放南京的最后一道防线军首先对江浦展开主攻,江浦守敌约有2000余人,敌人在县城内外大力构筑地堡,同时在五六米高的城墙上掏出枪眼,形成交叉火力。军队占据地利,火力凶猛,战士经过浴血奋战,终于攻至城下。由于城墙没有缺口,战士们只好架起云梯爬城。

此时已是21日凌晨,突击队经过仔细研究,发现江浦城墙东南角拐角处,是敌人火力最薄弱的地方,于是迅速改变突击点,从东南角进行主攻。战士们一面用手榴弹轰炸敌人的暗堡,一面撕开铁丝网,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架设云梯,反复多次,终于冲上城头。这时,后续部队迅速冲上去支援,副营长张兴儒振臂高呼,组织战士们发起最后冲锋。突然,一枚炸弹呼啸而来,在张兴儒旁边爆炸,他被炸伤腹部,伤势严重。35军战士们乘胜追击,守军全线崩溃,江浦、浦口、浦镇相继解放。

令人遗憾的是,张兴儒因伤势严重光荣牺牲。临终前,他将浸染着自己鲜血的公文包,赠送给战友巩继先作为纪念。他在牺牲前对战友说:“我就是死了,你们抬也要把我抬到南京去。”

后来,巩继先将公文包捐赠给渡江胜利纪念馆,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,张兴儒烈士的遗言也被镌刻在纪念馆的墙壁上,它们共同诠释着英雄先烈前仆后继、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。